QFace娱乐资讯网

你的全部都是我沈远洲谢心轶小说25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你的全部都是我沈远洲谢心轶小说25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8-12-07

沈远洲谢心轶小说——你的全部都是我沈远洲谢心轶小说25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出色试读,谢心轶下午的行程是在一家老牌火锅店拍视频,以探店为主的一条美食视频。 她会在视频中介绍这家火锅店为其宣传打广告,但同时新增了福利环节,抽取四十名粉丝发放免费试吃的名额。

你的全部都是我24章免费全文阅读

谢心轶下午的行程是在一家老牌火锅店拍视频,以探店为主的一条美食视频。
她会在视频中介绍这家火锅店为其宣传打广告,但同时新增了福利环节,抽取四十名粉丝发放免费试吃的名额。
这条美食视频其实单纯只是为了老朋友所作,她熟悉这家火锅店的老板将近十年,从十几年前开在H大四周的第一家火锅店开始,直到现在,它已成为了一个连锁加盟品牌,不止遍布宁市各个区,也在渗透于多个外省市。
这发展速度是很多人都没想到的,仿佛一夜之间,这家火锅店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
她约的时间在下午两点,正是人不太多的时候,老板也正好在店里,见她进门,马上迎了上来。
“昨天过来的时候,怎么都不提前和我说一声?还是小陈说似乎在店里看见了你。”
谢心轶尴尬地一笑。
没等她开口说些什么,老板神秘兮兮地凑近,压低了声音和她说道,“我听说昨天你是和俩帅哥一起吃饭?好艳福啊。”说着,贱兮兮地笑了起来。
谢心轶满是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都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了,笑得还像个二十岁的愣头青,与她当年离家出走跑进这家火锅店时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圆乎乎的脸颊笑得像个弥勒佛。
“请稳重一点,好歹你也是几十家品牌连锁火锅店的创始人、大老板,被你的员工看见怎么服众?”
“也就二十一家,谢谢。”说着,盛满慈爱笑脸的“弥勒佛”使了使眼色,“你那个男朋友呢?怎么你出了国以后就没下文了?我前段时间还看见他一个人过来吃火锅,孤零零的看着挺可怜的。。”
“分了。”谢心轶随口说了一句。
她此时无比后悔,当初谈恋爱为什么谈得那么高调,什么地方都想带着那人去一遍,让不少人都见过他。现在好了,分手快五年,到现在还有人来问她那前男友去了哪儿
聊天还没进入正题,谢心轶的小助理邹小西背着相机走了进来。
弥勒佛那边正好也有事,嘱咐了几句后,让服务生带她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拍视频。
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拍完视频,谢心轶和小助理两个人把剩下的一堆食材瓜分完毕,吃饱喝足之后,她被谢教授叫回了学校,说是有要事和她商量。
等到她急匆匆地回去,站在大礼堂门口,手机里听着谢教授细心嘱咐她的那些话,冷笑了一声,这当爹的坑女儿坑得倒是顺手啊。
谢教授还在那儿不停地解释着:“你不是会各种才艺吗?到时候随便上去露一手,反正这场典礼的主角是那些学生们,你不用很认真的。”
“那我随便搞搞了,到时候你不要在我面前说我丢你的脸。”
“……小轶,你还是拿出五分的认真程度,至少让人看不出你在敷衍。”
“呵呵……”
她和邹小希从侧门走进礼堂的后台,立马有学生殷勤地凑上前,想替她拿手上的东西
“师姐,谢老师报的那个节目一直空缺着,就等你过来救场了。”说话的正是沈远洲手底下的那个研究生费舒洋,一见到她就像是见到救星一般,话都没让她说,直接抢走了她手上的相机,推着她往里走,“哎师姐,这位小可爱是谁?你妹妹吗?”
费舒洋那张嘴油腔滑调,夸人的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看邹小西那微红的脸颊,她就知道这小姑娘肯定被他那话哄得晕头转向。
谢心轶一把揽过邹小西的肩,没搭理费舒洋的问题。
“哟,你们沈老师也在?”她停下脚步,视线不经意地往舞台正中,在几个学生旁站立的人影身上瞥了眼,随口问道,“他表演的是什么?木头人吗?”
“是啊。这个话剧是尤奈斯库的《椅子》,编剧同学稍微改编了一下,其中一把椅子被他改成了在暗处观察主角的仆人。”费舒洋解释了几句。
一旁的邹小西愣愣地开口戳破了事实的真相:“但那位老师没有动作,也没有台词,似乎一个摆设。”
“嘿嘿嘿,谁让老沈是理学院的吉祥物呢?光是站着,也有很多学生过来看。”
吉祥物沈远洲忽然侧过脑袋,视线直直地望了过来,投在身处暗处的他们身上。
谢心轶转开视线,淡淡问道:“你们谢老师有说要表演什么吗?我随便谈一段钢琴,行吗?”
“行,当然行!我问过文艺部的部长,他说报上来的节目还没有钢琴演奏。”
话落,舞台中心的话剧表演暂时告一段落,几个学生退到旁边喝水休息,费舒洋马上带着她走上了舞台。
一架三角钢琴立在舞台的一侧,手指随意地弹了几个琴键试了试手感。
学了十几年的钢琴,却在国外念书的那五年里荒废,现在手感生疏了不少,方才试手一连弹错了好几个音,这要是被她那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外婆听到,非得抽出尺子往她手掌心狠狠地抽几下行。
谢心轶坐在琴凳上,回忆了一下曲谱,一首轻快漂亮的钢琴曲在她灵动的指尖流淌出来,整个礼堂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忽而欢快、忽而和缓、忽而热烈、忽而平静的组合音符包围着舞台。
众人全都专注地看着她,认真倾听这一首耳熟闻详的钢琴曲。
“沈老师,您不是也会弹钢琴吗?和师姐来一段钢琴合奏呗!”费舒洋忽然开口提议,旁边的几个学生也开始起哄,让沈远洲过去合奏一曲。
谢心轶的注重力一不小心分散,手指弹错了一个音,下一秒又重新回到正确的音符上。
沈远洲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站在钢琴旁,微斜着脑袋,似是在询问她敢不敢。
以前又不是没弹过,弹就弹。
她冷哼一声,手指顿在琴键上空,回过头假惺惺地谦虚了几句:“水平太差,可能比不上你们多才多艺的沈老师,听出来不对劲千万别介意啊。”
这还没开始弹,几个起哄的男生率先鼓起了掌,沈远洲坐在了另一个琴凳上。
四只手飞快、灵活地在琴键上起舞,音符在指尖跃动,演奏出与方才截然不同的意味
沈远洲的手指停在上面,转过头说:“你退步了。”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在心底回了个“关你屁事”。
身后的一干学生盯着他们俩的身影,视线像一道道探照灯的光线照射过来,但谁也没主动开口问出心中的迷惑。
站在帷幕旁的一个女生忽然动了动身体,脚步向前微微移动,出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沈老师,我能和您弹一曲《献给爱丽丝》吗?”
谢心轶立马转过头看向了说话的女生,乍一眼看略觉得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她马上识相地站了起来,打算让出位置给这个勇敢的女生,但刚挪出一步,她被沈远洲握住了手。
“于俏。”
沈远洲没有说话,他手底下下的研究生却替他开了口,“你好好地演你的话剧,瞎弹什么钢琴?”
费舒洋不知何时收起了脸上的笑脸,眉目间闪过一抹阴郁的神色。
但那于俏并没有看他,目光直直地定在沈远洲紧握着她的手腕上,她瞬间回味过来,嘴角现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脸。
她一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随后她略弯下腰,附在沈远洲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师生恋?沈老师,五年不见,您的思想倒是比以前开放了不少。”
沈远洲蓦地一转头,对上了她稍带冷意的眼神:“不用担心,这些都是你玩剩下的。”
她的脸色一沉,被他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掩饰地冷哼一声,大步走下了舞台。

你的全部都是我25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她第一次见到沈远洲,是在谢教授的家里。
那会儿谢教授还没搬到H大的家属楼,一个人独居在八十几平的老小区单元房里,而谢心轶一般只在寒暑假才会过去陪他,还是被外公外婆硬逼着的那种。
十八岁那年暑假,她背着一大堆的暑假作业,万分不情愿地敲开了自己家的大门。
敲门的时候,她在内心祈祷里面没人,这样的话她就有了一个回去的正当借口,还让外公外婆找不出骂她的理由。
很可惜,从不信佛也不信上帝的问题少女没有得到庇护,在敲完最后一下门后,眼前的门猛地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生疏的男生出现在她面前。
谢心轶瞪大了一双灵动的眼睛,肆无忌惮的视线从男生的眉眼快速地下移,把他全身上下扫了个遍。
“你是谁?”她很不客气地质问道。
男生的眼神在她脸上略一停顿,随即敞开门后退了几步,侧开身体让她进来。
“我是谢老师的学生。”他淡淡地介绍了一句,在她进来的时候,他略又侧了侧身体,仿佛在竭力避免与她的接触。
一向心高气傲的谢心轶顿时有些不爽,脚步微微一挪,停在了他的正对面。
“我爸人呢?”不像方才冷着张小脸,她的脸颊处泛着一抹甜甜的笑脸,较之刚进来的那模样简直宛若两人,说着她故意身子前倾慢慢地向他靠近,恶作剧地想看看他到底有洁癖还是对她有意见。
男生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她的靠近有丝毫改变,语调平稳地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谢老师去超市买水果了,十分钟之后会到家。”
真没劲!谢心轶失了捉弄的爱好,脸上那抹笑脸瞬地藏到了后面,她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背着她的书包转身去了她的小房间。
当天晚上,男生被留在家里吃饭,她第一次见到她爸亲切地叫着他“小洲”,那态度简直比对她这个亲女儿还要来得热情。
她的心里本就有些疙瘩,见状,越发看不惯那深受她爸喜爱的“小洲”。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是房屋中介的电话,打过来向她确认,她想要什么户型什么价位的二手房。
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但也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她对房子的需求:“两室一厅或者三室一厅都行,主要就是离H大要近。”
中介在电话那头讲了半天也没得出个有没有这种房子的结论,谢心轶越发得烦躁,眼睛的余光隐约瞥见半道身影,她随口说了几句,马上挂断了电话。
然后,沈远洲从礼堂后台的那处侧门走了过来。
谢心轶当作是没看见这人,视若无睹地从他身边经过,他拦住了她。
“你要买房?”他皱着眉问道。
“哟,堂堂H大副教授净干着偷听人墙角的事?”谢心轶句句带嘲讽,面对他时,从来不好好说话,她挑了挑眉毛,“怎么?沈老师要把你家新开发的楼盘黑箱内幕给我吗?”
没等他开口,她直接摆了摆手,“受不起受不起,我胆子小,怕被警告。”
沈远洲脸色一愣,原本想说的话默默地咽了回去,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他忍不住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次没护住她,以后次次被她翻出来嘲讽,甚至连分手了这么多年,她小心眼地还记着当初被他妈找去“训话”的事。
H大的百年校庆典礼在一个星期之后举办,两三个小时的晚会有将近十几个节目,其中四到五个是教师表演节目,作为其中一个节目的表演代表,谢心轶在几分钟之内定下了节目内容——独奏钢琴,曲目也就是一首简单而熟悉的《献给爱丽丝》。
她对自己的要求很低,不出错即可,出色和掌声留给那些辛劳排列的学生吧。
她回到礼堂后,翻出手机上的曲谱,又练习了几遍。
离开时,那位名叫于俏的女生坐在了琴凳上,手指轻轻地在琴键处略一停顿,没几秒功夫,轻快的音符从她的指尖流淌了出来,其他同学纷纷朝她看了过去。
谢心轶转过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那女生温婉的侧脸。
弹得确实比她好听,但,那又如何呢?
离开礼堂后,邹小西跟着她回家探望她爸。
正值天色将暗预备晚饭,她顺便留了小助理在家里吃饭。原本家里只有她和谢教授两人,父女俩基本不在家里开伙,不是在教工食堂打了饭菜回来吃,就是在有客人过来的日子蹭客人做的饭菜。
父女俩竟然安全地度过了这一星期。
这次留小助理在家里吃饭,谢心轶没好意思让客人自己动手做饭。
客人在她手里抢不过活,索性在一旁给她打打下手,顺便和她闲聊。
小助理邹小西是她几年前在高铁站熟悉的一个小女生,谁都没想到这个长相可爱、身形娇小的小姑娘会追着小偷跑了好几公里,最后还追到了谢心轶那被偷的钱包。
后来两人熟悉起来,她渐渐知道了邹小西的事:从小家境不好,弟弟妹妹又有好几个,作为家里的老大,为了省学费给下面的弟妹,邹小西在念完高中后到宁市工作。
明明还在预备高考的年纪,却在宁市干着端茶送水的服务生工作。
谢心轶当时想给她交学费让她考大学,但被她拒绝,她想自己攒钱去念书。
这几年两人一直断断续续地联系,一回国,她就把她叫到了身边,给她开了工资当助理。
邹小西异常地争气,不仅存钱学驾照,报了高考补习班,还学了工作相关涉及的种种内容,就差学成一个全能的助理,日子过得比她苦哈哈多了。
谢心轶觉得这小姑娘很不轻易,所以总想着多照顾她点。
“你家里还在向你要钱吗?要不要我帮忙?”
邹小西苦笑了声,摇了摇头说:“不用了,他们知道我没有钱,就是过来问我要,我也拿不出来。”
气氛静滞了几秒,邹小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小轶姐你还记得前几天转发你那条甜品视频的吃播大V小J吗?她私信问你的联系方式,估计是要勾搭你。不过我没给她。”
“你发给她好了,万一她想带我飞呢。”谢心轶开玩笑地说,她洗了把手,在围裙上擦干净水珠,扭过头继续打趣,“等姐火了,带你泡小哥哥。”
邹小西假装听不懂她的话,没接她的话茬。
“哎,你说咱们在礼堂碰见的那个男生,你觉得长得帅吗?”
“啊?”
“啊什么啊?我还以为你觉着人家长得帅呢,经常盯着人看。”
邹小西的脸慢慢地红了一片,她把择好的鸡毛菜放在水槽里冲洗着,脑袋则越来越低。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那个男孩子是沈远洲的研究生,没大没小地叫我师姐来着。”
小助理闷不吭声,死都不肯说话。
她没再继续打趣下去,万一把人弄哭了多不好。
晚饭的前期工作预备妥当,她把邹小西赶去了客厅看电视。
正要下锅炒菜的时候,手机忽然来了个电话。
“喂,谢女士!请问大学城四周二室一厅、三室一厅的精装修房子要吗?价格公道,无中介费。”
油锅里的热油噼里啪啦作响,沾了料酒的鸡翅一下油锅,那热油马上爆了起来,谢心轶此时没有心思搭理什么房子不房子的,直接拒绝挂了电话。
这个房产中介的声音和前一个打过来的不一样,最要害的一点是这个是女的。
“现在的信息泄露得这么严重了吗?我正要买房,那边特意打电话过来叫我去看房。”谢心轶皱着眉,琢磨道,“难道是中介们的客户信息都是共享的?”
进来端菜的邹小西随口说了一句:“我前几天也接到一个电话,地铁口的酒店式公寓,精装修拎包入住,问我要不要买。这种电话不用在意的。”
她想想也是,以前她没想买房子也时常接到过这种销售电话。
没想到第二天她的手机又接到了一个卖房电话,还是同一个女销售。
谢心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电话销售哪会一直打同一个号码的?
“你们不是XXX中介公司的吧?你们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还有怎么知道我有买房的需求?”
“谢女士,是这样的。我们在网上看到您想要买房的信息,正好有合适的房源,打电话过来约您过去看一下房。地段和价格都在您的预期之内,你过来一趟看看房子也不会吃亏,您说是吧?”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共享的“你的全部都是我沈远洲谢心轶小说25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想看更多出色故事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链接阅读完结资源。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