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猫小姐的盛夏粟痕茅毛小说1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猫小姐的盛夏粟痕茅毛小说1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8-12-07

猫小姐的盛夏粟痕茅毛小说1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已经更新了,从那一刻开始,茅毛她觉的自己慢慢的发生了改变,后来粟大海的名字改成了粟痕,粟痕和茅毛也成为了楼上楼下的邻居。

猫小姐的盛夏18章在线阅读

茅毛马上露出微笑。
“爸妈,我们去屋里玩了!”茅毛和粟痕离开座位。
“去吧去吧!”苏慧华笑说:“这俩孩子感情真好,以后兴许咱还能成亲家呢!”
“哈哈,以后的事说不好,没准,没准。”茅宗正感叹。
茅妈笑着没有搭话,回身看了眼茅毛,生出一丝担心。
粟痕从怀里掏出两本崭新的漫画放到床上,“茅毛我又发现好看的了!”
“《火影忍者》?什么是忍者?”
“就是会隐秘武功的人,有点像咱中国大侠。你看吧,我觉得《火影》比《七龙珠》好看。”
“你那儿还有《柯南》?”
“《柯南》的新番还没出,等出了我马上给你。”
“嗯嗯!”
“嘿嘿,你寒假作业写的怎么样了?”粟痕眨眨眼。
“写完了啊!你不会一个字没动吧?”
粟痕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服你了,真不想借你。”茅毛边说边给粟痕找出作业,“给,别抄得太像。”
“放心吧,寒假作业收上去老师都不仔细看。”
“那你也小心点儿!”
“知道知道!”
晚上洗漱完毕之后,茅毛悠然地躺到床上翻开漫画书。没等她看几页,茅妈推门走了进来。
“妈。”茅毛忙把漫画放到一旁坐起身。
茅妈瞥了眼那本漫画问:“大海给的?”
“嗯。”
“放假这几天看就看吧,开学后就不要再看了。你五年级了,明年升初中,不要被这种小人书耽误学习。”
“哦,知道了。”
茅妈苦口婆心继续道:“毛毛,我们和大海家不一样,你以后是要好好考学的,千万别受大海影响。你多和龙燚先玩儿,那孩子老实上进。”
“嗯嗯,妈,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开学后,杨老师要给茅毛和粟痕调座,这让两人都很意外。粟痕之前那么久没来上课杨老师都没说给茅毛换同桌,怎么现在忽然要换呢?
“老师我们不想换座。”茅毛和粟痕下课后去找杨老师。
杨老师支走了粟痕,对茅毛道:“茅毛,换座是你妈**意思,她昨天特地给我打了电话。”
“她为什么要让我和粟痕换座!”茅毛撅起嘴。
“你妈妈是为你好,怕你受粟痕影响。”
“粟痕没影响我!”
“茅毛,以粟痕这样的学习状态肯定考不上好初中,我赞同你妈**做法。粟痕在课上睡觉看漫画我不是不知道,你再和他坐在一起,难免会受到影响。”
茅毛憋屈地走出来,拉着粟痕到楼梯下面的空间。
“粟痕,对不起。”
粟痕见茅毛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急忙安慰。“哎!没事,咱们不都还一个班嘛!”
“是我妈给杨老师打电话说换座的,你说她怎么那样!”
“大人想的就是比较多,你别介意。”
“她还不让我看漫画书!”
“呃,阿姨看的好严啊!看来我以后也不能常去找你玩了。”
“粟痕,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管是不是同桌,你只能和我最好!”
“当然!我只和茅毛是好朋友!”
粟痕伸出小手指和茅毛拉钩,茅毛这才露出笑脸。
小孩子不懂,很多诺言不是简单说说而已,天上的神仙会听到。
茅毛回家后因为换座的事和茅妈吵了一架,茅爸也觉得茅妈此事做的不妥,但碍着家长颜面茅爸只批评了茅毛和妈妈吵架的行为。茅毛被气得大哭,早早躲进房间连晚饭都没吃。
正在她抽抽搭搭地抹眼泪时,窗户玻璃忽然被轻轻撞响。茅毛走到窗边,看到一只小竹篮从楼上垂下来击打着玻璃窗。她忙打开窗户,竹篮里放着一根棒棒糖,糖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我闻声你哭了,别难过,吃颗糖心情会好哦!”
纸条上还画着一张笑脸,茅毛咧开嘴笑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简单勾勒几笔后,一张酷似粟痕容貌的漫画表情跃然纸上。她将画放进篮子用橡皮压好,扯了扯竹篮,不一会儿竹篮升了上去。
竹篮再放下来时里面有一本漫画书,书中夹着一张纸条。
“你好有绘画天赋啊,以后做画家吧!这是《柯南》新番,偷偷看别被阿姨发现!”
茅毛将糖纸撕开,甜甜的棒棒糖让茅毛心情好了许多。
晚些时候,茅爸端着饭菜走进来赔笑。茅毛嘟起嘴,仍一副*气的样子。
“不饿啊?”茅爸笑问。
“不饿!”茅毛抱起肩。
“嘿嘿,你妈妈这事做的是不好,但你也不该和妈妈吵架啊!妈妈给你调座也是为了你学习不是?”
“爸,大海根本没有打搅我学习。他从来不在我学习的时候打搅我。”
“嗯嗯,爸知道大海是个好孩子。你俩现在虽然不是同桌可不也是同学嘛,该在一起玩还在一起玩。只是调座既然你妈妈都和老师提了,你俩再换回来不好。多让妈妈没面子啊!”
“唉!”茅毛小大人儿一般摇摇头,“果然像大海说的,你们大人想得真多!”
小学时光在每日玩耍吵闹中飞快流逝。茅毛和龙燚先考上了公立初中最好的班级。据说这个班的班任带的班级,重点高中升学率高达85%。而粟痕不孚众望地成绩不理想,险些与公立初中失之交臂,可粟家根本不在乎。粟树瑞没想让儿子读公立初中而是花钱将粟痕送入了市里最好的私立学校。
“最好”也是有比较级的。粟痕上的私立学校里有两个“好班”,班上学生成绩优异。但粟痕班上的同学多和他一样,家里有钱、学习不好又爱玩。中学生的世界比小学生丰富许多,并且新加入了“感情项”。容貌愈发英俊秀逸的粟痕没多久就被班上女同学评选为班草,据说还有望升入校草级别。

猫小姐的盛夏19章节阅读

“嘘!”茅毛环视四面,将龙燚先拉到身边,“小声点儿!要是老师发现肯定给我没收。”
“哦哦,明白明白。”龙燚先看着茅毛的手机,“你这手机挺贵吧?似乎1000多。”
“1000多?”茅毛的表情比龙燚先还夸张,她没想到粟痕给自己用的手机这么珍贵。
“嗯,我爸有一个。”龙燚先拿过手机确定道。
茅毛瘪瘪嘴,“这个手机是粟痕的,他让我拿着和他联系方便。”
“这样啊。”龙燚先把手机还给茅毛,“好久没看到他了,他现在怎么样?”
“唉!越来越不爱学习了。”茅毛恨铁不成钢地蹙起眉。
“呵呵,粟痕聪明,以后没问题。”
上课铃响后,龙燚先回到座位。他静静侧头瞥了眼茅毛,原来有些人看似不在却一直都在。
没过多久,龙燚先也买了手机。
初中生的龙燚先比小学时长高不少,人渐渐清瘦下来,皮肤黑了许多。像茅妈所说,龙燚先真是个“好”孩子。学习成绩在班里终究保持前五名,和茅毛比颇有后来者居上之意。
有了手机后,茅毛和粟痕全通过手机联系,虽然两人只有楼下楼上的距离,可因为茅妈对粟痕的偏见,茅毛和粟痕即便在小区里见到也不太会打招呼。
粟痕常说,茅毛我们这叫地下友谊,更珍贵!
珍贵不珍贵茅毛还没体会到,但她觉得能熟悉粟痕真好。每晚睡觉前,茅毛都会和粟痕互道晚安。一旦“晚安”时间晚了,粟痕就知道茅毛的作业多了。窗外的小竹篮便会顺下来,上面有时躺着巧克力,有时是提神薄荷糖。
茅毛继续把粟痕当做无所不能的叮当猫。
“你生日快到了,想怎么过?”粟痕短信过来。
“老样子,在家过。那天周日有节数学补习。”
“几点结束?我去你补习班找你。”
“3点,不过我得回家吃饭,我爸妈肯定会给我做一大桌菜。”
“没问题。”
茅毛数学补习班的老师是名超爱分组比赛的人。几乎每节课都到把班里弄得“四分五裂”以答题决胜败。
龙燚先自升入初中后,数学成绩突飞猛进。茅毛从没想到龙燚先竟然那么聪明,连难度很高的选答题都做得出。补习班的同学都知道,谁要和龙燚先一组,那组必胜无疑。
按照座位分好组后,好几名同学举手“抗议”。因为茅毛和龙燚先坐在一起,他俩双剑合璧还有其他组机会吗?数学老师莞尔一笑,鼓励大家不要先入为主。但事实证实,大家的担心是正确的。茅毛和龙燚先所在小组以高分胜出。
“哎,那道方程你怎么解那么快,是不是有技巧?”茅毛虚心请教。
龙燚先腼腆地笑,“嗯嗯,有,我昨晚刷题正好做到。晚上我教你。”
“好啊!你都用什么练习册,好厉害!”
茅毛和龙燚先有说有笑地边讨论题边往外走。一时兴奋,茅毛忘记了粟痕来找自己的事。
早早等在路边的粟痕看着不远处茅毛和龙燚先欢畅聊天的样子,不禁蹙蹙眉。原以为茅毛会马上走向自己,却没想到她竟然和龙燚先直接过马路往公交站走去。
粟痕攥攥拳头,大吼一声:“茅毛!”
“哎呀!”茅毛惊呼,“差点把他忘了!”
“龙燚先你自己坐车吧,我和粟痕约好了。”
“哦哦。”龙燚先看着茅毛朝粟痕飞奔而去,无奈地摇摇头。明明她天天和自己在学校关系要好,可为什么粟痕一出现自己就显得不重要了呢?
“你车子?”茅毛拍拍粟痕身边那辆酒红色单车问。
“嗯。”粟痕扬扬头,一脸记仇相,“行啊你,竟然把我忘了!”
“嘿嘿,我这不及时想起来了嘛!刚才和龙燚在聊练习册。”
“龙燚先?”粟痕望向渐行渐远的那个背影,“刚才和你出来的是龙燚先?”
“没认出来吧?”茅毛笑道:“他现在不是小胖子了,而且还黑了有没有?”
“呵,我才不在乎呢!”粟痕不屑地说。
“啧,我们之前一起玩得那么好,你怎么这种口气。”茅毛蹙起眉。
“那都是小学的事了,再说我很久没见过龙燚先,谁知他现在是什么样的人?小孩子很轻易学坏。”粟痕说话时吊儿郎当的表情让茅毛非常生气。
“切你不是小孩子?人家可是数学课代表,学习超好!你说你俩谁更像学坏?”
“学习能代表一切吗?”粟痕不服。
“那你学个给我看看!”茅毛扯开嗓子。
粟痕恍然间又想起很久之前茅毛对自己发火,不禁脱口而出:“你这只炸毛猫!”
“你才是!”茅毛将粟痕的单车踢翻,转身朝车站跑去。
粟痕马上扶起单车骑上追茅毛。
“有本事你别跑!”
“粟大海,你以后不要再和我说话了!”茅毛随便跳上一辆公交车,将粟痕狠狠甩在身后。
孩子长大后就会有心事,会想得比小时候周到,比小时候多。
茅毛在家门口把眼泪擦干,换上一副笑颜走进屋。茅爸茅妈只顾忙碌着为女儿做菜,并未注重到茅毛低落的眼神。茅毛走进房间用湿巾敷了会儿眼睛,待她坐到饭桌前时,已然看不出任何哭过的痕迹。
换成小时候,茅毛一定会和爸妈哭诉一遍粟痕欺负自己的暴行。然而现在,茅毛不想粟痕在爸妈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即便今天她真的很生他的气。
“生日快乐!”茅爸茅爸齐声道。
茅毛微笑着吹熄蜡烛,心说:这个生日真叫人犯堵,粟大海,肯定不能轻易原谅他!
待爸妈差不多睡下后,茅毛用拖把杆顶了顶棚顶,不一会儿,空空的竹篮从楼上顺下来。茅毛把手机丢进竹篮,重重地将窗户关上。
粟痕本满心欢喜地盘算,要是茅毛稍微示下弱,他马上和她道歉,谁知她竟然把手机还回来了!粟痕攥着手机,意识到那丫头公开要与自己“开战”。
“谁怕谁!”粟痕使劲在地板上跺了几下脚。
茅毛捂住耳朵咒骂:“神经病!”
第二天早上,龙燚先交给茅毛一只包装精美的礼盒。
“生日快乐!本来昨天预备给你的,谁知你和粟痕先走了。”
“谢谢,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生日。”茅毛感动地说。
龙燚先挠挠头,“呃,呵呵,没什么。那个,那个昨晚给你发短信,你没回。”
“以后不要给我发短信了,手机我还给粟大海了。”
见茅毛瞬间冰冷起的脸色,龙燚先试探问:“你和粟痕闹矛盾了?”
“他有病!”茅毛翻了个白眼,“不说他了,烦人!”
“哦哦,好。”龙燚先安静地走回座位,心中升腾起小小的喜悦。
茅毛和粟痕冷战一周后,粟痕决定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就算不和好,也要“热战”,果断不答应自己淡出茅毛的视线。于是他集结了一帮车友骑往茅毛学校。
学校门口忽然多出一排骑着闪亮单车的帅哥,多少叫青春期的女孩子有些激动。茅毛刚背着书包下楼,就看到好几名女生窃窃私语着快步往校门口跑去。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猫小姐的盛夏粟痕茅毛小说1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想要阅读更多出色的章节,可以。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