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第32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第32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8-12-07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完整版“你凭什么觉得我非得娶你?” 墨天绝像看智障一样地看着韩诗雅,“假如不是爷爷,在你给我下药的那一天,你就已经死了。我留你的命到现在,你是不是嫌太长?”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全文阅读

韩诗雅惶恐地瞪着抵在自己脖子边的手术刀,一张脸,都快要被吓哭了,“绝,我只是太爱你了,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看不到……”
“那我这么厌恶你,你怎么看不到?”墨天绝神情凛冽,眉眼更是无情,“韩诗雅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敢缠着我,小心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孽子!”墨老爷子终于赶来,看到这一幕,当下愠怒万分,“你为什么拿把刀子抵着小雅,快放开!”
“爷爷!”
韩诗雅大喜过望,期期艾艾地哭噎道,“呜呜,爷爷,您总算来了,绝为了那只狐狸精,竟然要伤害我,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荒唐!”墨老爷子怒极,柺杖在地板上连敲三声,“绝,你是昏头了吗,立即放开小雅,听到没有!”
墨天绝冷冷地收回手术刀,韩诗雅几乎是立即地扑到墨老爷子身前,梨花带泪地哭诉,“呜呜爷爷,我好怕,我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死掉了……都是那只不要脸的狐狸精,把绝迷得是非都不分了……”
“喂,究竟是谁不要脸啊。”
肖逸南受不了地截断韩诗雅的哭诉,抬手一指墨天绝后肩膀的血痕,说,“老爷子,刚刚就是这位您向来视为准媳妇的韩大小姐,朝着云薇薇扔刀子,若不是绝及时赶到,云薇薇这会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墨老爷子闻言拧眉,视线垂向地面,确实,看到了还几把未收的手术刀和手术剪。
韩诗雅面色一慌,立即抢白,“爷爷,事情不是您看到的那样,刚刚,我一进来,就发觉这手术床上躺的不是云薇薇,我喊管家来抓人,没想到逸少拿着刀子就把管家给五花大绑了。我是怕他们逃了,才随手捞了样东西就扔,我当时不知道自己捞的是手术刀,爷爷,您可千万要相信我呀。”
期期艾艾的告状,再加上被五花大绑的管家附和点头,让墨老爷子的天平,再次倾向了韩诗雅,“所以归根结底,还不是这只狐狸精惹的祸!你们还一个个都帮着她,这是想气死我?!”
墨天绝面无表情地站着,似乎是料到墨老爷子会偏袒韩诗雅,拽过云薇薇的手就往门口走。
“我准你带这只狐狸精走了么?!”墨老爷子面庞铁青,怒吼,“你今天要是敢带着这只狐狸精走,你就真的别再叫我一声爷爷!”
“墨少,人带来了!”
一个保镖突地上前,那身后,还跟了一个年轻的小伙。
云薇薇看着那小伙,一怔。
小伙朝着云薇薇笑了笑,然后又朝着墨老爷子唤了声,“你好,墨老爷。”
墨老爷子眉头一拧,“你是谁。”
小伙挠挠头,说,“是这样的,我是刚刚在米莎小姐的婚礼上,负责布置会场的小工……”
“之前婚礼结束,我们负责拆舞台的时候,墨少的几个保镖来酒店找新郎问话,我恰好听到了,是说新郎诬蔑云小姐勾.引他,我和云小姐并不熟悉,但先前我不小心搬灯柱勾破了云小姐的衣服,我说要赔钱,云小姐硬没要,所以我觉得云小姐不是那样的人……”
“你说不是就不是么。”韩诗雅有些不耐地抢白,“她勾.引新郎被新娘抓奸可是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
小伙不疾不徐,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递到墨老爷子面前,说,“墨老爷,我不是要帮谁,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
“婚礼下半场的时候,负责副机位的摄像师尿急,让我帮着扶下摄像机,恰好,云小姐和另一位小姐冲了进来,两人对话了几句,因为就站在我边上,所以那声音就被录进去了,您可以听听。”
视频,明显是对着摄像机的屏幕翻拍的,画面是婚礼的舞台,《时间都去哪了》的背景音乐中,就这么夹杂了两道争执的女声。
「茶茶,别上去。」
「为什么不上去,我要揭穿那姓高的真面目!」
「茶茶,你看看他们的父母。或许高俊修是个人渣,但他的父母不是。假如我们现在上去拆穿他的真面目,丢面子的,不仅是高俊修的父母,更有你表姐的父母,你想他们苦了大半辈子,终于等到子女婚嫁,却要在这一刻成为众人的笑柄么?」
淡淡的言辞,却透着一个女人的善良,以及对长辈的尊重。
墨老爷子看着云薇薇,眉头紧蹙,可那眼神,却不是嫌恶,而是探究和深思。
韩诗雅一急,说,“这、这算是什么证据?又没有把人拍进去,谁知道是不是混音的。”
墨天绝冷笑一声,显然是对“混音”这种事感到不屑。
韩诗雅咬咬牙,再次挽着墨老爷子的胳膊,***说,“爷爷,就算这录音是真的,但也不能证实这只狐狸精没有勾.引新郎啊……”
“阿昌。”墨天绝冷冷唤了一声,保镖颔首,立即拿出一部平板电脑,说,“墨老爷,之前韩小姐发您的是录音,但这是酒店监控拍下的画面,您可以看一下。”
监控的角度应该是走廊,透过敞开的包厢门,可以看到米莎推了云薇薇一把,云薇薇踉跄着后退,韩诗雅在一旁,突地伸出脚绊了云薇薇一下,云薇薇岌岌可危地转身跪跌在地,而这之后,米莎又往云薇薇背上踢了一脚。
谁才是被欺负的那个,画面一目了然。
韩诗雅慌了眸,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伴云薇薇一脚的画面会被拍下。
“爷爷,不是的,我那时只是不小心把脚伸出去,谁知道那狐狸精会自己后退摔地上……”
“呵,哈。”这下轮到肖逸南嗤之以鼻了,“韩诗雅,你真当我们是白痴?你就是想摔死云薇薇的孩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
肖逸南讪讪地走到手术床边,拿起一只针筒,说,“墨老爷,这只针筒,是刚刚韩诗雅让我给云薇薇注射的,我看,里头八成是促宫缩剂之类的东西吧?她还说是您吩咐的,这究竟是真的呢,还是假传圣旨呀!”
韩诗雅看着肖逸南手里的针筒,一颗心差点没抖成糠筛,而她也明显地感觉到了一道突冷的视线,不复往日的慈爱和包容。
“不是的爷爷……”韩诗雅急切地扭头,红着眼眶狡辩说,“爷爷,我根本不知道这针筒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逸少故意栽赃给我的……”
“哦,栽赃。”肖逸南懒洋洋地从垃圾桶里夹出一个包装袋,“那韩小姐要不要去一趟警局,验验这针管的包装袋上是否有你的指纹?”
韩诗雅面色煞白。
墨老爷子沉了眸,苍劲的面上,带着沉痛的失望。他虽然老了,但年轻时也是狠戾过的,但再狠,也不屑去做些阴险的事,要狠,明着狠,这一点,墨天绝和他很像。
“爷爷……”韩诗雅慌了,猛一下哭道,“爷爷,您原谅我吧,我就是一时心急,我看您都没想动那只狐狸精肚子里的孩子,可那孩子终是个祸患啊!”
“小雅。”墨老爷子轻拍韩诗雅的手背,轻喃,“你爷爷去的早,他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托我好生待着你们韩家,所以,这些年来,爷爷对你,可谓比对绝还好,你想要什么,爷爷都依着你,可爷爷,是不是错了。”
“爷爷,您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可这只狐狸精真的留不得啊……”
“好了,别说了。”
“爷爷……”
韩诗雅唤着,可墨老爷子已经转身走出了手术室,那往日的亲昵,仿佛一瞬间就消失了。
韩诗雅紧抿着唇,伸手,妄图再去碰触墨天绝,“绝,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太爱你了……”
墨天绝冷笑着,仿佛都懒得说话,直接越过她,拉着云薇薇走了。
“绝,绝!”韩诗雅迈步追。
肖逸南直接伸出一脚。
“啊!”韩诗雅尖叫着往前扑倒。
肖逸南讽刺地伸手扶住她,轻拍她吓白的脸,讥笑,“韩大小姐,知道我为什么扶你吗,因为你是孕妇,我再讨厌你,也没想过要对一条无辜的小生命下手。可你呢……呵呵,你这种心肠,凭什么要绝娶你呀,别恶心人了。”
啪嗒啪嗒,几道脚步声都走了。
徒留韩诗雅,紧咬着唇瓣,眸底的嫉恨,深且浓……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

“墨少,你要不要先处理下伤口?”
云薇薇看着墨天绝后肩膀的血,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匆忙地走出医院。
墨天绝面无表情地扭过脸,视线触及云薇薇脸上的担忧,定了一秒,瞥开,看向肖逸南,说,“送她回家。”
肖逸南一愣,“那你呢。”
墨天绝坐进保镖打开的车门,“我还要赶去机场。”
“你还要飞回美国?”肖逸南刚问出口,又觉得不对,“话说,你是怎么在两个小时内赶回来的?”
“我昨天飞的韩国。”墨天绝淡淡解释。
“可你好歹先把伤口处理完啊,我刚只消了个毒呢。”
肖逸南有些急,墨天绝却是已经关上了车门,给了个不需要的眼神,就示意保镖开车上路。
云薇薇看着那车影,一脸担忧,“墨少的伤口,会不会发炎恶化,有没有伤到骨头?”
“怎么,你担心呀?那是谁刚刚这么蠢得像跟木头,让你趴下还傻傻站着,绝要不是为了救你能受伤?”
被数落了一顿,云薇薇只能咬唇低下了头。
“行了行了,别一副小媳妇样,绝只是轻伤,没伤筋没动骨,等他回来,你记得把我之前留给你的药膏给他涂上,别留疤就行。”
坐上兰博基尼,肖逸南送云薇薇回家,云薇薇突地想到什么,道,“逸少,那个做整形手术的女人还在手术床上呢。”
肖逸南嘴角一抽,他还真把这事给忘了,立即掏出手机,给手底下的医生打电话,让人去把手术继续了。
只是刚挂上电话,又进了一通,是会所的保镖打来的,“逸少,有几个外城的人来会所闹.事……”
肖逸南低骂一声,打转方向盘,驶上了另一条路。
兰博基尼停靠在一栋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前,云薇薇看到上面冰冷纂刻的几个银雕字体,「Moudra」。
肖逸南快步地走入了大堂,摁下了直达的电梯,在数控板上摁下指纹,对云薇薇说,“你先去顶层呆着,别乱跑。”
云薇薇看着肖逸南匆匆跨出电梯,又看向电梯的数控板,一共七层,一至六层是数字键,第七层却是指纹键。
意思是,七层与众不同?
而在跨出电梯的那一刻,云薇薇也确实感觉到了它的不同。
这里应该是高级会所,可这里整个七层,却是一片开放式的布局,除了错落的书架和沙发矮桌,就是一些绿植盆栽。
而最惹眼的,是落地窗前,那一架水晶的三角钢琴,于夜色的背景中,散发着静谧而幽长的光。
云薇薇眸光怔忪,左手下意识地按上自己的右手,那断裂的三根手指,在视线触及那架钢琴的时候,泛着不可抑制的疼。
脚步不由自主地前行,直到站立在钢琴前,更赞叹于它的美轮美奂。
晶莹剔透的水晶质感,流畅的线条,就像是有着魔力般,云薇薇被吸引着抬起盖板,摁下了一个音。
Do……绝佳的音色,比木质的钢琴还要纯净漂亮,就像是来自幽谷,连余音都这么绵长悦耳。
云薇薇眸光惊喜,有些激动地坐在琴椅前,摆上了十指,可……右手的三根断指,根本无法流畅动弹,连一曲简单的欢乐颂,都弹不出来。
云薇薇黯然了眸光。
“靠,谁让你碰这琴的!”
肖逸南不知何时冲了进来,就像是被人抽了一鞭的斗牛般,粗暴地拉开了云薇薇。
云薇薇被吓得发愣,“我、我只是想试试音色……”
“什么试音色,这架琴连我都不能碰,你还在上面摁出那么多指印,你爪子不想要了?!”
肖逸南气急败坏地说着,掏出手机就打了一通电话,“拿点清洁剂来!”
很快,就有侍应生送来了清洁剂。
肖逸南用镊子夹着棉花球,沾了点清洁剂就要往钢琴键盘上擦。
“逸少,你等等……”
云薇薇急切地出声,制止说,“这种家用的清洁剂虽然能清除掉指纹,但刺激性太强,会破坏琴键的质地,而且棉球的棉絮假如掉在琴键与琴键之间,会更难清理。”
肖逸南一怔,这琴平时每隔一个月都有专门的人来清理,他也没见过他们用什么清理的,还以为就普通的清洁剂呢。
“那怎么办。”
“你让侍应生送点干净的棉布,还有一瓶矿泉水和弱酸性的肥皂。”
片刻,肖逸南看着云薇薇将肥皂水稀释,再用微湿的棉布,沿着钢琴的键盘,一根根地上下擦拭。
那动作,看着专业级了。
尤其,她长发夹于耳后,身穿一袭蓝色长裙坐在钢琴前的样子,与那透明的水晶钢琴,竟融合得那么浑然天成。
肖逸南愣了愣,半饷,猛地想到一件事,“我想起来了,你的档案里,你似乎是音乐学院毕业的,专业是钢琴?”
云薇薇擦拭键盘的手顿了顿,眼帘轻掀,缓缓地点了点头。
“你是学琴的,难怪知道怎么清洁钢琴,不过……”
肖逸南眉宇轻皱,又盯向云薇薇的右手,他记得,她从小指到中指的三根手指,是断裂的。
断了指的琴者,和断了翅膀的鸟儿,有什么区别。
“你这手指,究竟是怎么断的?”肖逸南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云薇薇唇瓣紧抿,依旧不愿说。
“不小心断的。”岔开话题,问,“逸少,这琴为什么不能碰?它摆在这,不是让人弹的么?”
肖逸南耸耸肩,“这会所是绝的,绝的父亲是钢琴家,但他父亲早逝,绝就买了这琴纪念他父亲。”
云薇薇一愣,没想到墨天绝的父亲早逝,难怪她一直以来只看到墨老爷子,而肖逸南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说多说,只道,“总之你记住,这琴虽然摆在这,但绝对是不答应人碰的。”
肖逸南似想到什么,还说,“之前有个侍应生手贱,往这琴上弹了几下,没消除指纹,结果被绝发现,下场惨兮兮。”
云薇薇瞠眸,“墨少打了那侍应生?”
“没啊,绝才不屑脏自己的手,他就是让那侍应生把手往冰水里泡了一夜。”
肖逸南说得云淡风轻,云薇薇却是听得心惊胆战,手指往冰水里泡一夜,那冻得能好几天都手没知觉了吧。
清理完,确认没有留下任何指纹了,云薇薇才站起身,肖逸南又叮嘱,“记得,千万别嘴贱告诉绝我带你来了这,这七层,闲人静止入内,尤其是女人。”
“那你带我过来?”云薇薇无语。
“这不绝不在嘛。”肖逸南吊儿郎当,又贼贼一笑,“再说,你现在可是绝的老婆,不是普通女人。”
云薇薇面色不安闲地红了红,“逸少,你明知道是假的,就别总拿这事来调侃我了。”
“啧啧,我就不信你从没想过要假戏真做。”肖逸南一脸坏笑说,“尤其这次绝救了你,你难道就不感动?这同一屋檐下,孤男寡女呀,月黑风高呀,缠绵悱恻呀……”
云薇薇实在是听不下去,抱起那一堆清洁用品就往电梯跑,“逸少,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喂喂你跑什么呀,心虚啦……要不要小爷我教你几招锦囊妙计好把绝扑倒呀……”
“……”
日子就这么过了两天。
墨天绝依旧没有回来,云薇薇继续打着工,期间纪茶芝打来电话,说婚礼过后,把高俊修的劣行告诉了米莎父母,可米莎依旧偏袒高俊修,甚至连高俊修的父母都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
云薇薇对这个结果意料之中,或许,除非亲眼所见,没有父母会相信自己的儿子是个斯文败类吧。
叹息着,云薇薇走入了浴室,她下午有一场打工,回来会晚,所以打算先洗个澡,回来就可以直接洗脸睡觉了。
宽敞的浴室,足足有六十平大,还有一个超级舒适的按摩浴缸。
当然,她原先是在客房边上的一间小浴室洗澡的,但那间只有淋浴没有沐浴,可哪个女人不喜欢享受泡澡的舒适和放松呢,所以,想着现在是白天,墨天绝又远在韩国出差,云薇薇就来这里泡澡了。
挤了点沐浴露,云薇薇喜悦地用沐浴球制造着泡泡。
倏尔。
咔哒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小说第32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感爱好的朋友快来本站阅读吧!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