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星辰杳杳叹青丝颜欢陆云深小说已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链接

星辰杳杳叹青丝颜欢陆云深小说已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链接

言情小说 2018-10-11

哪里能阅读星辰杳杳叹青丝小说完整章节?陆云深唇角扬着,语气温柔,眼底却是冰冷,“晓柔,别任性,你不是最怕死,最听我话的吗?”想要体验星辰杳杳叹青丝在线阅读?建议您到星辰杳杳叹青丝颜欢陆云深小说已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链接

推荐阅读平台指数:★★★★★

打开“微信”然后搜索公众号【瓜子书吧】,关注后回复书名前4个字即可获取全文资源,更有上万本免费小说等你来读!

星辰杳杳叹青丝出色试读

从此之后,陆家像是默许了陆云深随时随地都带着骨灰盒的诡异行为,甚至在陆云深提出要带骨灰盒去蜜月旅行的时候,也按照双人份订了蜜月的套间。
就连陆氏的员工们,都从最初的震动到之后的习以为常,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有一天一个外地招的大学生不知道陆云深夫妻的事情,还以为颜欢活着,顺口说了声‘有陆总这样的丈夫,陆太太真幸福’,这个才进公司三小时不到的大学生,竟然直接升任部门经理。
紧接着,又有人试探性地夸陆太太今天穿的衣服漂亮,结果那个人年薪当场翻了三倍。
想寻求陆氏合作的企业和投资商,银行从内部得到消息,只要每次谈判都把那个骨灰盒当成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就会获得双倍的注资。
不少人说陆家出了个情疯子,陆氏要垮,可实际上,整个陆氏非但没垮,反而疯狂扩建版图,甚至隐隐有建立商业帝国的趋势。
那些被收购的企业都被命名为欢,而企业赚的钱用来成立欢基金,援建山区,支持贫困学生,爱心救助患儿。
媒体都称赞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善人,而陆云深却淡漠地说‘我太太见不得鳏寡孤独,欺凌弱小的事。’
这一来二去,南城,不,是整个陆氏触手所及的地方,都成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状态。
大家对着一个骨灰盒,夸赞着陆太太的穿着,品味,陆氏夫妻的感情,又诡异,又和谐。
而让颜欢这样活着的,是陆云深。
这个世界上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陆云深。
……
四年过后,精神病院。
颜晓柔在奢华的独立病房之内,有专门的佣人伺候,衣食住行都按照最好的标准,而她看到陆云深,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满脸泪水地恳求。
“云深,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求求你,你放了我,放过我吧!”
“晓柔,你别这么激动。”陆云深笑笑,示意房间里的佣人将她扶起来。
“晓柔小姐,你有心脏病,情绪不能激动,来,吃药。”
“我不吃!”颜晓柔大叫一声,哭嚎着抱着陆云深的腿,一个劲地磕头,“云深,云深,我求你,我不想吃,我真的不想吃,你看在我们之前情分上,你放过我,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求求你!”
陆云深唇角扬着,语气温柔,眼底却是冰冷,“晓柔,别任性,你不是最怕死,最听我话的吗?”
他笑了笑,带着手套的手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水,“你放心,心脏手术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好好吃药,养好身体,很快就能解脱了。”
颜晓柔浑身一震,哭肿的眼睛满是惊恐,尖叫着向后倒退数步,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歇斯底里地叫。
“疯子!陆云深你这个疯子!我没病!我不要做手术!救命!谁来救救我!!!”
“照顾好晓柔小姐。”陆云深淡笑着,对她的哀嚎恍若未闻,转身从容地走出病房,却在门口看见颜虞。
“姐夫。”颜虞的视线从病房中抽离,转而将手中的文件交到陆云深手中。
“这里是三合会清理人员的资料,请姐夫过目。”
陆云深从他手中接过文件夹,却是没看,“嗯,以后这些事情你自己做主,不必给我看,你是颜欢的弟弟,自然是最好的。”
颜虞在商业上很有天分,和颜欢一样,做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就连处理三合会那些渣滓,也下手果决,毫不留情。
“我明天跟你姐姐去丽江,这几天她总跟我说想去外面散散心。”
说这话时,陆云深脸上满是温柔,眼神宠溺,同刚才的冰冷无情截然不同,想到昨天无意间收到的广告邮件,目光悠远。
那样的蓝天,她一定喜欢的。
“嗯。”颜虞见怪不怪,将文件收回来放好,“姐夫放心,公司有我。”
初秋的丽江温度适宜,这是陆云深第一次踏足南方,他不喜欢南方的潮气,所以从未涉足。
“欢欢,你喜欢的地方,很美。”

星辰杳杳叹青丝第6章出色试读

颜欢逢完针后回到病房,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病房里空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她笑了声,也没力气再脱掉身上那件破烂的不成样子的衣物,囫囵吞地盖着被子就睡,只是隐隐约约中,她似乎感到有人握住她的手。
她没有睁眼,却感受的清清楚楚,那双手,坚毅而又熨烫,带着清冽的烟草味。
一觉醒来,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经过昨天的宣泄,累积在心里的全部苦痛都宣泄出来,她浑身轻松,如释重负。
强求而不得的亲情,就让它随缘吧。
反正这么多年没有亲情的日子不一样熬过来了,现在又能坏到哪里去?
她从医院出来,正预备回家,就见陆云深在不远处打电话,四下寂静无人,唯独他的声音无比清楚。
“查到放火的人了?三合会?在哪?”
……
“津港码头三号仓库?好。”
啪的一声压断电话,紧接着陆云深上车,开着车奔驰而去。
颜欢眉头紧蹙,快速在医院门口拦了辆车,说了声跟着前面那辆宾利去津港码头三号仓库,修长的手指便攥着手机,又惊又疑。
为什么陆云深要调查放火的人,他不是一直认定是自己干的事吗?
而且三合会,津港码头,无论哪个都是不好惹的地方,连警察都不敢管,他为什么还要去?
刚才他直接上的主驾驶位置,也就是说他是单枪匹马的去?
她担心不已,马上就给陆云深打了个电话,可对方没接,她没有办法,只得一路尾随陆云深,最后也跟着他进了仓库。
颜欢猫着腰,朝里面探头,阳光透过厂房破旧的穹顶落在陆云深孤决冷清的背影上,显得分外寂寥。
他对面站着一群黑衣黑裤的男人,为首的那个扎着个小辫子,嘴里痞里痞气地叼了根烟,轻视而又嘲讽地对陆云深淬了把口水。
“陆公子可真是孝子,还真就单枪匹马给你老娘讨说法来了,怎么,不怕我弄死你?”
这人颜欢熟悉,是南城三合会的二把手阿龙,以前她养母就是在他手下的夜总会干事,为人心狠手辣,可陆家和三合会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他们会对陆伯母动手?
颜欢神思飞转,陆云深已经连话都不屑和阿龙说,一脚将阿龙踢得老远。
阿龙的手下见老大被打,先是一愣,继而马上叫嚣着争先恐后朝陆云深涌去。
陆云深是格斗高手,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下盘菜,颜欢看的心惊肉跳,手抖着就要去报警。
可此时一个小混混,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钢管,叫嚣着就朝陆云深的头砸了过去。
颜欢脑中一片空白,也随手捡起手边的废弃钢管飞快地朝陆云深冲过去。
而此时,陆云深也忽然感觉到什么,一回头,就看见一根小臂粗的钢管,裹挟着劲风,狠狠地朝他头部打下来。
又狠又猛,根本无法躲避!
假如这棍子砸下来,他必死无疑!
一时间,陆云深脑子里空白一片,竟然莫名其妙就想起颜欢绝望哭泣的背影,那么瘦,那么小。
他眼睁睁地看着钢管落下!
砰!
随即,是钢管掉落地面的声音。

相关小说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